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酋長饒命 線上看-第四十七章:二對二!鑒賞

酋長饒命
小說推薦酋長饒命酋长饶命
「敕白」之名,源于部落传闻的一个女神之名,听闻主管凡人的生长发育和疾病消除,故而也常被部落人中的母亲供奉祈求,祈愿孩子能够茁壮健康成长,男孩能健壮成为猎手,女孩能够长的讨男人喜欢,疾病不临,大了能再顺利孕育新生等等…
而圣种「敕白」的特性,正与上古女神相似,它的作用就是神辅之功,何谓神辅?也即是让自己犹若神助,自愈、增强以及套buff一样的功效,都是神辅之功做到的。
在「原始期」时,可能特性功效尚不明显,只是在唤出升华力量时,能感觉到自愈能力在增强,可当到了「萌芽期」,可就不仅仅只是自愈能力超越常人这么简单,而是一种质量的飞跃…
只见那哥们儿的长矛戳来,明明是对着脸,可却被一个简单的侧位转身,差距几毫米从周全鼻梁旁掠过,同时周全能打开一种特殊的视力,彼时他的瞳孔会瞬间被一种蛇类才有苍白瞬膜覆盖,而在像是能戴着特殊美瞳一样的效果下,他瞬间便能看到很多常人看不到的景象。
他现在看别人,能够充分的看清其身上,灵气的流动,甚至空气里弥漫的各种浓淡不一的灵气能量,都能捕捉的清清楚楚!
几乎这个世界的每个物种,在其运动消耗时,都会挥发身上的灵气,灵气浓度越大,说明要冠以施用的气劲儿就越大,反之亦然,故而周全刚才一瞬间就似乎看清对方动作要领,他肘部、肩部、腰部以及腕部的流动的灵气浓度很大,加之灵气流向呈锥字型!
很明显,这是石棱教过他的长矛·贯喉式,知道用法,自然知道破解之道,加上神辅之下,反应中枢短时间内敏感度骤然提升,于是他以惊人的速度躲开对方杀招!
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!
这一下急攻被躲开,几乎意味着胜负的论定,毕竟力之过甚,收招变招,几乎不可能!
而且更是透露了一个事实,这种程度的绝杀被躲开,几乎意味着技巧上被完全碾压,毕竟已经是全力,却收效甚微,还有什么更好的方式吗?
野兽脸恨不得把瞳孔睁裂!
他分明知道这小子几斤几两,可竟然一招不道德的偷袭加上必死的贯技,都被躲过…
他的实力怎么会突然增长这么快?
呼!
长矛被躲开,野兽脸只能丢掉长矛,迅速拔出骨刺,然则仅在瞬间,他的胸膛被周全沉重的拳头轰然砸中,巨大的气劲儿跟上一次比,简直判若两人!
不过这一拳依旧没能打破他的防御,只是让他感到震颤而已!
“兄弟,事实证明,你没有能让我死的能力啊,给你两次不讲武德的机会,你都没中用,这不能怪我了吧?呐,世道讲究公平,现在该轮到我的回合了,我今儿个让你明白明白,什么叫‘去死’…”周全嘴角依旧露着笑,只不过残留几分骤冷的气息。
这一拳让他死?野兽脸笑了,就这样的力道,他再挨十拳也未必能死,看来影说对了,他高估了周全的智力!
虽然吓了他一跳,但始终只是个菜鸟,不懂得把控时机!
“傻…”
还没笑说完,咔!
周全锋利的骨刺,直接贯穿他的喉咙,顿时猩红发黑的血喷涌而出,他满眼的不可置信…
好快,好强,而且…他意识到了什么!
他不自觉的低头瞄看一眼,这才意识到了周全的意图,原来周全那一拳,砸他胸膛,并不是为了击疼他,而是瞬间阻断他灵气能量回流到脖颈,从而是的他皮肤坚固化的本事,被拦截住了,由此基础,周全骨刺灌入他喉咙血动脉,才会那般轻巧!
所以周全这是吃一堑长一智,通过上次战斗的经验,直接破除他最后一道防线!
“你…你怎么会…”野兽脸不甘心,他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输!
直到他看到周全额头上惊现的特殊符号,他悟了…
原来这小子蜕变了,体内「敕白」已破种为苗,难怪!难怪啊!
可他还是睁大瞳孔,满脸的不敢信,毕竟距离上一次见周全,不过相隔十天,十天便破种为苗?说出来,都感觉跟玩笑一样,怪只怪,他没认清这玩笑的代价有多大…
啪叽!
野兽脸倒在血泊里,死不瞑目,而周围的看客们则更是睁大了眼…
因为在他们的角度视觉看来,只是周全瞬间躲过攻击,击中对方胸腔,然后一个骨刺脱手,秒了对方,甚至有些人,都没看清动作,因为实在太快!
“傻?这个词不太适合我,就留给你做墓志铭吧。”周全冷笑一声。
不过他并没有沉浸在战斗胜利的喜悦中很久,而是立刻反应过来,赶紧打算去支援山英姐!
蜗牛还在狂奔,不知不觉已经远离他稍长一段距离,他紧着加快步伐追逐,而在「敕白」的神辅加持下,他感觉自己浑身轻飘飘的,而且比喝了红牛还得劲儿,速度和耐力都有明显的提升,很快就追到了蜗壳附近!
眼见里头山英和那戴木雕面具的影纠缠一块,且显然那影更具上风,此刻一只手正粗鲁的钳制住山英的脖子,另一只手递出骨刺正与山英的手僵持…
周全现在能明显看出,那影手臂中流动的灵气浓度更具,而山英抵御时的手腕流动灵气则淡许多,且可以看出,之前螯羊顶她的创口处,现在那里犹如设了闸门,灵气如同被阻截的水流,难以逾越闸门,故而她才会显得孱弱,毕竟灵气能量在体内阻塞不畅,她根本无法施展自身该有的实力!
现在追上那蜗牛,并且帮山英一把,估算一下,应援时间定然不够,就在焦急在追逐之际,忽而他心中有股特殊的悸动…
尸刀
他能靠另外的方式帮到山英!
于是,他试着往这条思路挖掘,很快,他发现在他关注山英的伤口时,他的意志似乎能够调节那里的变化,他想让那里灵气不受阻截,那么创口阻截就在缩小,而闸门一顿开,灵气立刻在自身畅流不少…
山英本以为自己完了,这是虎落平阳被犬欺,若是身体完好,她的身体素质根本不虚眼前这个男人,可现在分明有力用不上,而且一用力那被螯羊顶过的胸腔伤口,更是针锥一般疼!
可就在快撑不住时,她忽而看到自己身体泛起神圣的白光,若微晃眼,伤口发暖,舒坦无比…
“白舟?他竟然这么快娴熟掌握了「敕白」的异能力?”山英嘀咕着,紧着笑了一声,紧着眼眸星动,些许张扬的嘴角正宣示着什么…
影看着这表情:“???”
咔哒!
哇!!!
砰!
咕噜噜….
却见那影不但手骨折断,自己的骨刺扎穿自己肩肘,而且被女神大长腿猛踹一下,从蜗壳上掉落而下,在地上打滚数圈,狼狈不堪的爬起!
没想过受重伤初愈的山英还这么厉害,老猎手就是老猎手,他服气了!
再看不远处倒在血泊里的同伴,他更是要吓出翔来,他以为同伴搞定周全,不过信手拈来,谁知道被信手拈来宰了的,是他同伴!
原来他才是小丑…
这时同伴战前的警告,不能小看周全,此话现在才音犹在耳,悔不当初啊!
于是乎,他没在多想很快逃窜出去,这地儿他不能再逗留了,要不然他会跟同伴一样的结果的,撤…
仓惶之下,他匆匆而逃。
遁入人群,想抓就难了,周全也没浪费那时间,而是立刻喝停狂奔的蜗牛,上“车”内,看看山英的伤况,好在只留下几处淤伤,没多大碍,这才让周全放了心…
好死不死的,等风头过去了,那些酋长的随从又出现了,就跟没事人一样,雪印也跟着出现,忙解释说刚才没跟上之类,周全也就信了个鬼!
而且他转头往后看时,刚才还躺在血泊里的野兽脸已然被收了尸,不见了踪迹。
“还好两位英雄本领高强,没让歹人得趁,现在的部落民间可真是什么人都有。快继续出发吧,一会儿可得跟酋长大人好好汇报一番,这暴民最近是越来越多…”雪印怪笑着,同时周全看得出来,他眼神分明带着狠劲儿和戾气。
更多的,是掩藏在皮笑肉不笑下的强烈嫉妒…
“这事儿之严重,确实该跟酋长大人,好好的讨论一下了!”山英抬起眼,泛着怒嗔。